南京城砖铭文有了“数字档案库”

650多年前营建的南京城墙,是世界现存最长的都城城墙。为拱卫南京城所烧造的数亿块城砖中,90%以上都带有砖文信息。

1

明城墙台城段。南京日报记者 崔晓 摄

蕴藏着丰富历史信息的城砖铭文,是研究南京城墙重要的基础文献资料,也是解密城墙历史的“原生数据库”。2018年9月,南京城墙?;す芾碇行钠舳?ldquo;南京城墙本体砖文信息采集”项目,计划用3年时间对城墙本体上铭文清晰的城砖进行测量定位、拍照摄像和铭文释读,形成可供查询利用的城砖铭文数字化资料库。目前,工程前两期项目已经结束,完成了约8公里城墙、近4.7万块铭文砖的砖文信息采集,剩余10余公里城墙砖文的采集工作将于2020年全部完成。

砖文信息采集工程如何开展?铭文内容有哪些新发现?采集到的铭文信息将如何开展数字化利用……带着这些问题,南京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南京城墙?;す芾碇行难芯吭敝烀鞫?。

01

数亿城砖超九成有铭文,遭风化破坏亟待?;?/strong>

2

南京城墙砖90%以上都带有砖文信息。尚林 摄

朱元璋当年为了营建规模巨大的南京城墙,耗用了城砖和条石等大量的建筑材料,其中以城砖材料所用最多。这些数以亿计的城砖包含着丰富的砖文内容,既有烧造产地、时间、责任人等信息,也有篆、隶、楷、行、草等各种砖文字体。

朱明娥介绍,目前,南京城墙?;す芾碇行墓莶氐拿某亲┕布?000余块,但绝大部分带有铭文的城砖,依然散落在各段城墙上。由于长期受到自然、人为因素影响,城砖铭文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与风化,许多珍贵的铭文信息正在逐渐消失,亟待采集与?;?。

2018年启动的“南京城墙本体砖文信息采集”项目,旨在对城墙本体上铭文较为清晰完整的城砖进行查找、测量定位、拍照摄像和铭文释读,并按一定标准进行数字化存储,形成规范永久、不断补充、可供查询利用的城砖铭文数据库。

2018年9月至11月,砖文采集一期项目选取了保存较好的解放门至太平门段近两公里的城墙段落,对城墙顶面、雉堞、女墙、外侧城墙、内侧城墙等4916块带有清晰铭文的城砖进行了数字化采集,除了铭文砖的高清图片,还获取了位置坐标、砖体尺寸等测量成果。

2019年5月至11月,二期项目又对神策门段、太平门段、中山门段、光华东街段约6公里的城墙本体清晰铭文城砖信息进行了采集,共采集铭文砖4.14万块。

02

激光测距定位坐标,无人机航拍采集高清图像

3

绿树环抱中的明城墙。南京日报记者 冯芃 摄

南京城墙“高坚甲于海内”,历经600多年沧桑洗礼,其现存长度依然有25.091公里,如此广度和高度,给铭文采集和数字化管理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朱明娥表示,为了实现数字化管理需求,首先要全面查清铭文砖在城墙全线的空间分布情况,然后再采集铭文砖的空间地理坐标位置、产地、铭文内容、高清图片影像等内容,作为城墙数字化管理的基础数据。

采集工作的第一步是“定位”。经过前期的资料收集,了解铭文砖的大概分布情况,再通过GPS定位、三维激光扫描仪等技术,采集铭文砖在城墙本体中的三维坐标信息,建立高精度的城墙三维模型,形成可视化的铭文砖分布图。

铭文砖的勘测定位主要有两种方式:像城墙雉堞、女墙、城墙顶面等可以直接测量的铭文砖,由工作人员采用全站仪、GPS测量进行定位;对于城墙本体两侧采集难度较大的城砖,则利用当前先进的倾斜摄影、GPS等数字化技术,实现城墙本体铭文城砖的精确定位。

接下来的工作是“拍照存档”。雉堞(内侧)、女墙(内侧)、城墙顶面、城墙两侧等位置较低的铭文砖,由采集人员直接用高清数码相机拍摄获取图像;城墙内外位置较高的铭文砖,则由无人机进行航拍采集图像信息。

03

建设铭文数据库,数字化成果将在博物馆展示

4

登上明城墙台城段,一览紫金山、玄武湖的壮美景观。南京日报记者 崔晓 摄

“城墙本体砖文信息采集”项目为期三年,在一、二期项目结束后,剩余10余公里城墙砖文的采集工作将于2020年完成。

朱明娥告诉记者,从城墙本体上采集到的砖文数据,将按照一定标准录入南京城墙城砖铭文数据库,形成永久保存的数字化档案资料,实现对城墙本体城砖铭文的抢救性?;?,真实完整地留存城墙的基本信息。

为了更好地实现对城砖铭文信息的管理与研究,南京城墙?;す芾碇行奈腥砑谱鞴旧杓蒲蟹⒘?ldquo;南京城墙城砖铭文数据库”系统。在该数据库内,每一块铭文砖都要录入多达数十项内容,除了城砖的名称、铭文、年代、质地、尺寸、地理坐标、完整程度等基本信息,还要根据砖文的内容与特征,录入烧造单位、责任人、砖文字体、砖文制作形式等城砖特有要素。

采集获取的铭文砖图片、数据等信息,将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应用在未来南京城墙博物馆的展览展示中,让观众在博物馆内就能感受到南京城墙砖文的魅力与风采。

记者在一套高精度的解放门城墙三维模型上看到,在登城口位置附近,城墙上下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很多“红点”——这些“红点”,就是采集到砖文信息的铭文砖。有了铭文砖的空间坐标,加上三维建模技术,一幅可视化的铭文砖分布图便跃然眼前。

延伸阅读

砖文采集都有哪些新发现?

刻有“金陵”二字的铭文砖、盖有“合同”二字合文的印章砖、与刘德华撞名的“明星砖”、留有600多年前“猫爪印”的“萌宠砖”……在已采集的4万余块城墙本体铭文砖中,南京城墙?;す芾碇行氖栈窳撕芏嘈路⑾?、新成果,进一步丰富了南京城墙所蕴含的历史、科技、艺术信息,为南京城砖的烧造制度等学术研究提供重要的实证资料。

“金陵”铭文砖 

5

“金陵”铭文砖。

这次采集发现的“金陵”铭文砖,此前在南京城墙清凉门段、仪凤门段等处也发现过相同实物,其烧造年代应为晚清同治光绪时期。当时,南京刚刚经历太平天国战乱,城墙损坏多处,清政府对城墙进行了大规模修缮,并烧制了一批城砖,“金陵”砖便是这一时期烧制的。

还有一些城砖上,发现了随手刻划的“大”字、“善”字。这些带有吉祥寓意文字的“吉语砖”,在刻划字体下还留下了一个圆圈的记号,这种记号在清代小砖上较为常见,其烧造年代大约为晚清。

“金川门二号”铭文砖

6

“金川门二号”铭文砖。

此次发现的一块“金川门二号”铭文砖,砖体尺寸规格较小,铭文顺序从左向右排列,推测应为民国时期烧造。一种可能是为了维修金川门而特别烧制的城砖;另一种可能是此砖用于金川门附近,起到类似“门牌号码”的作用。

“刘德华”撞名砖

7

带有“刘德华”字样的铭文砖。

在城砖上留名的成千上万造砖工匠中,有一个人与香港天王刘德华意外“撞名”。

此前,南京曾发现过带有“刘德华”字样的铭文砖,产地在明代瑞州府上高县(今江西省上高县)。这块城砖的铭文上两次出现了刘德华的名字:“总甲黄原亨 甲首刘德华 窑匠晏文叁 造砖人夫刘德华”。而且铭文上的“刘”字和现在的简体字一样,写成了“文刀刘”,而不是繁体“劉”。

此次发现的“刘德华”撞名砖,同样来自瑞州府上高县,刘德华仍是“甲首”,总甲和窑匠的名字也没变,只有造砖人夫变成了“姚苟牙”,而刘德华的“刘”字则变成了繁体“劉”。

在明代的造砖系统中,“甲首”是烧制城砖过程中的基层组织管理者,“造砖人夫”则是直接参与烧制城砖的普通百姓。如果排除同名同姓的可能,铭文里出现的“甲首刘德华”和“造砖人夫刘德华”应该是同一个人。

有一种可能是,由于当地烧砖人手不足,这位明代的“刘德华”有一段时间不但要负责基层烧砖工作的组织管理,还要“兼职”造砖人夫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合同”印章合文砖

8

“合同”印章合文砖。

这两枚钤印在砖面上的印文,内容完全一样,均是“合同”两个字的合文,很显然是同一枚印章钤盖的。

所谓“合文”,是将两个或多个文字写成一个组合文字,最早出现在甲骨文中,历代皆有沿袭。尤其是宋代,很多商家为了防伪,会在自家所制的器物和契约上,书写店号和姓名的合文。

“合同”印章最早出现在南宋,直到明代早期都在频繁使用。这种印章常常钤盖在纸本文书上,然后从中一撕为二,双方各执一半,查验时将半幅文书对拼,看印章是否合缝,其功能与“虎符”相似,常用在官方公文或私人契约上。

为何砖上会钤盖“合同”的印记?朱明娥推测说,这可能是地方上保甲一类的小吏,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平时又要经常接受官府任务或担当地方契约见证人,故佩有此类“合同”印章。在接受朝廷烧制城砖的任务后,为了保证烧造质量、方便把责任落实到人,便在检查时将随身携带的“合同”印章当做自己的责任标记,钤盖在砖面上。

猫爪印“萌宠砖”

9

猫爪印城砖。

这次采集工作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在城墙本体上的一块城砖上,居然有一处猫爪印。专家分析,这应该是当年在烧制城砖的过程中,恰好有一只猫经过,在晾晒未干的砖坯上“踩”了一脚,留下了这个穿越时空的猫爪印。

历经600多年风雨沧桑,这块砖上的铭文内容已经模糊不清,但这记小小的猫爪印却依然清晰可辨。在数以亿计的城砖里,这块“猫爪砖”可算是最萌的一块了。

图文来源: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朱凯 邢虹;紫金山观察微信

内容编辑:南京日报新媒体编辑 杨凡 刘全民

马上开奖